金宇车城盈利“太难了”

金宇车城盈利“太难了”

时间:2020-03-21 22:0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为资本市场的一名老兵,金宇车城陆续增加了一些当时处于黄金时代的产业,但业绩多年难以理想。从相关行业和市场变动来看,经济形势大好,金宇车城赚不到钱;经济形势不妙,金宇车城大亏。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上市20余年的金宇车城(000803.SZ),前身是美亚股份,彼时主要生产经营出口丝绸及其制品。

作为资本市场的一名老兵,公司与时俱进,陆续增加一些当时处于黄金时代的产业,但令人惊讶的是,其经营状况一直不理想。从1998年至2018年,有4年是亏损的,其余17年是盈利的,盈利最好的是2017年,达到2174万元,这是金宇车城IPO后首次盈利过千万,也是唯一一次。其余盈利年度,盈利金额绝大部分都在500万元以下。盈利17年累计盈利9094万元,平均每年盈利534.94万元。亏损4年累计亏损1.70亿元,平均每年亏损4239.50万元。

从扣非净利润来看,情况更加糟糕。7个亏损年度,累计亏损3.55亿元。

国退民进陷巨亏

上市业绩变脸!上市前预测1998年的净利润为1197万元,而实际上只有337.37万元,比1997年大降近七成。主业自身难保,于是,公司在上市当年就以3000万元收购南充西河大桥经营权15年,并启动房地产开发项目。审计机构因此还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从公司情况来看,丝绸市场长期处于低迷状态,1999年度情况更为严重,南充西河大桥则风景独好,1999年收费收入901.19万元,利润总额444.76万元。靠着过桥费,公司在1999年盈利142.83万元,但扣非净利润亏损。

在盈利之间挣扎了几年,为保证上市公司持续稳定发展,在成都金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都金宇”)同意注册地和税收解缴关系不变,并带动上市公司及南充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在南充兴办前景好和有良好效益预期的高新技术项目的前提下,四川省南充市财政局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国有股4383.60万股(2001年年报公布的国有股股权)中的3002.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60%),以2001年年报每股净资产1.46元为基础,以每股1.538元的价格转让给成都金宇,转让总价值4618万元。转让后,成都金宇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国退民进,当地政府的良苦用心并没有化成上市公司靓丽的业绩。

因大股东变更,2003年董事会、监事会、经营管理层进行了大调整,同时进行产业调整,拓展新业务,打造川北最大汽车城品牌。2004年,金宇车城净利润大增29.82%,达到332.26万元。管理层因此对2005年充满信心,并表示,公司将继续坚持以丝绸产业为基础,以汽车城经营为重点,以房地产业为依托,以高回报项目为支撑,以资本经营为纽带的战略方针,建立新的盈利模式,塑造公司品牌价值,打造优秀团队,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不过,2005年巨亏5678.88万元,十年盈利,一朝亏光。

在微利几年后的2010年,又亏损1000多万元。

2012年, 成都金宇入主十年,金宇车城增加了汽车贸易业务、物业管理业务,原有的房地产业务及后来新增的汽车贸易业务都处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但金宇车城却没有把握住历史性的大机遇发展壮大,反而成了盈利困难户。

虽然名称早已由美亚股份变成金宇车城,但汽车销售业务到2012年实现的营业收入还不足千万元,不到整体营收规模的十分之一,丝绸销售、加工收入比例高达七成多的,金宇车城名不副实。

2015年、2016年,公司业绩彻底恶化,连续亏损,累计亏损近1亿元。2015年汽车销售收入分别为1108.44万元、581.42万元,分别销售102辆、59辆汽车。2017 年3 月20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金宇”。

从相关行业和市场变动来看,经济形势大好,金宇车城赚不到钱;经济形势不妙,金宇车城大亏。

2017年盈利奇迹

在面临暂停上市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往往会有惊人表现。金宇车城也不例外。2017年不盈利就暂停上市。但,这一年,金宇车城又奇迹般实现盈利,实现净利润1684.14万元,扣非净利润53.69万元。

这一年盈利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2017年11月8日购买江苏智临电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临电气”)55%的股权,股权交易价格为3.83亿元。纳入合并报表后的智临电气表现惊人,从11月8日至12月31日这段时间,实现营业收入2.10亿元及净利润5212.42万元。根据持股比例,金宇车城享有近3000万元净利润。

二是金宇车城于1995年向原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借款200万美元(中农信解体后,该笔贷款转至中国农业银行南充分行),该笔借款截至2017年11月30日金宇车城共欠本息合计1979.77万元,为与农业银行化解这笔债务,在农业银行受财政部委托处理不良债权的背景下,金宇车城委托公司的关联方单位南充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竞买此笔债权,并最终竞买成功,金宇车城支付716万元给南充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因此化解了与农业银行的这笔债务,公司确认营业外收入1263.77万元。智临电气是一家致力于为光伏、 风能等新能源产业提供变电站、逆变站解决方案的一、二次系统集成商。按照披露信息来看,金宇车城把未来交给了智临电气:通过本次交易,上市公司将实现公司的业务战略调整,进入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行业,实现业务转型和产业升级,从而丰富公司业务类型;同时建立新的盈利增长点,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持续发展能力。

业绩承诺也很有诚意: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6000万元、9000万元、12000万元。完美的增长率。

3.83亿元就可以控股未来三年净利润2.7亿元的公司?有这样的好事?

其实,智临电气存在诸多疑点。

审计报告显示,智临电气2017年1-6月营业收入2亿元、净利润1407.68万元;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4.15亿元,净利润6634.19万元。而金宇车城2017年财报显示,当年11月8日至12月31日,智临电气实现营业收入2.10亿元、净利润5212.42万元。

智临电气从7月1日至11月7日这段时间的数据没有披露,但根据以上三组数据不难算出,这段时间智临电气实现营业收入约为500万元,盈利14.09万元。《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草案)》显示,智临电气主营业务收入存在明显季节性,一般集中在每年的下半年,并列出2016年数据来佐证。2016年三季度营业收入1.62亿元,占比33.28%,比2016年四季度1.79亿元少了一点。但2017年7-10月,智临电气营业收入和利润怎么只有这么一点?

应交税费疑点重重。2017年12月末,智临电气的应交税费金额高达4562.15万元,其中企业所得税2635.98万元,而2016年末应交税费中的企业所得税才1048.14万元。2017年发生的当期企业所得税费用才2221.90万元(2016年的金额为2141万元)。难道2017年的盈利所产生的企业所得税一分钱都没有交?并且拖欠之前数百万的企业所得税?

根据相关规定,按月份预缴税款的纳税人,应在月份终了后15日内向主管税务机关进行纳税申报并预缴税款。也就是说,2017年年末的金额应该是四季度盈利产生的企业所得税。

智临电气2017年年末的货币资金还有1189.91万元,没有受到任何限制,为何有钱不缴税?

上千万的欠税,滞纳金肯定不是个小数字。但营业外支出只有1.25万元的罚款、违约金及其他支出,不是滞纳金支出。那就很奇怪了。拖欠如此巨额的税费,还能不交滞纳金?当地税局也不催收吗?或者,这只是智临电气的账面数字,根本没有税务系统申报。

另外,关联交易比较多也很难保证作价公允性。2016年出售给关联方的金额为2457.26万元,而2017年超过5000万元。关联方资金拆借金额巨大。2016年、2017年与关联方资金拆借金额都在4亿-5亿元之间。

而智临电气披露的数据到底有多少真实性?

2015年,智临电气营业收入只有1.16亿元、净利润只有653.29万元。2016年两项数据分别飙升至4.94亿元、5071.38万元。2017年营业收入下降了不少,但净利润却增加不少。靠的是减值损失从2016年的1372.06万元锐减至-627.66万元。如此一来,2000万元利润就出来了;研发费用则从2016年472.40万元减少至246.01万元。

2018年,智临电气营业收入只有1.64亿元,净利润锐减至309.45万元,扣非净利润更是少至36.96万元。智临电气的业绩恶化,让金宇车城计提了商誉减值损失1.87亿元。2018年业绩补偿款为1.20亿元。

2019年上半年,智临电气营业收入111.51万元,亏损1947.15万元。此外,智临电气还有不少诉讼。

对于智临电气业绩如此大的波动,金宇车城表示,主要是受5.31光伏政策影响,全行业进入下行通道。

但如果没有5.31光伏政策,资金紧张、诉讼缠身的智临电气又真的能穿越迷雾重重的财务数据来完成业绩承诺吗?

大股东的增持闹剧

虽然金宇车城的业绩很糟糕,但彼时大股东还是希望增持,毕竟23.51%的持股比例有些偏低。

2015年2月至4月,金宇车城的股价大幅上涨。于是,金宇车城董事长胡先林找到董秘罗雄飞,让罗雄飞去发布一个金宇车城没有借壳重组的澄清公告,希望遏制公司股价快速上涨势头。随后,罗雄飞再找唐均帮忙在网上发布一些关于金宇车城重组传闻的帖子,然后再由公司发布澄清公告,达到控制股价上涨的目的。

操作非常顺利,股价的上涨势头得以遏制。

但是,2015年6月,相关人员被证监会调查,9月,处罚结果出来:责令胡先林、罗雄飞改正,并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责令唐均改正,并处以5万元罚款。

从此之后,金宇车城及管理层数次被证券监管部门和证券交易所采取监管措施或处罚。

2017年8月7日,金宇车城及时任副董事长胡智奇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通报批评处分。

2018年4月9日,金宇车城及时任董事会秘书吴小辉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通报批评。

2018年10月26日,金宇车城受到四川证监局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国进民退该如何?

2017年11月7日,南充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与北控清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及旗下公司签署了《上市公司股东一致行动人协议》。协议签署后,上述各方成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份3814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9.86%,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成都金宇持有上市股份的23.51%。

很快,同年11月14日,公司董事长刘波、独立董事李新卫、独立董事杨忠均提交辞职报告。同时,公司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并全票通过聘任由前述两大国企推荐的管理层。留任董事中,杨金珍、杨鑫、吴小辉也代表前述两家国企一致行动。

而2019年11月,四川省自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京东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发布了公告,将公开拍卖成都金宇持有的3002.6万股公司股票(占成都金宇集团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3.51%)。

看来,成都金宇真的要走了。

从国退民进到国进民退,2019年1-9月营业收入1732.36万元及亏损6285.35万元的金宇车城能迎来美好的未来吗?

固废处置能成救命稻草?

11月,金宇车城发布重组公告称,拟向交易对方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山东十方环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十方环能”)86.34% 股权、北京中源创能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源创能”)60%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将通过十方环能、中源创能进入有机固废处置行业,建立在生活垃圾处置领域的竞争优势,进而逐步发展成为优质的环境综合治理科技企业。

未经审计的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1-9月,十方环能营业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93亿元、1.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85.35万元、2870.45万元、2022.36万元。中源创能同期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712.81万元、6884.08万元、5722.6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375.48万元、1096.15万元、1172.01万元。中源创能2018年的净利润数据包含了因股份支付确认的525万元管理费用,剔除该部分影响后,中源创能2018年的净利润为1859.21万元。

从未经审计的数据来看,这两家公司一年下来,大概能赚5000万元。

如果审计之后的净利润能达到这个数字,金宇车城就真的咸鱼翻身了。

十方环能是一家在新三板挂牌(代码833795)的公司,无论公司治理还是财务基础都远非一般公司可以比拟的,这样可以加快重组的进度。不过,从其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来看,上半年的增长势头有所下降。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01亿元、同比增长23.32%,净利润1274.36万元,同比增长9.24%。这样的增长速度还是在压缩研发费用的情况下实现的。2019年上半年计入损益的研发费用为零,而上年同期为121.51万元。

从金宇车城的披露数据来推算,2019年三季度,十方环能营业收入超过5000万元,净利润约800万元。三季度的盈利能力又大幅提升了吗?

希望金宇车城早日重组成功,但应当避免再次出现智临电气这类的事情。上市二十多年,早就应该拿出实实在在的业绩回报投资者了。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