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柏:香港科技大学创新创业教育发展情况

吴恩柏:香港科技大学创新创业教育发展情况

时间:2020-02-06 06:4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中科招商集团第二届全球创新创业教育论坛”于2015年10月17日-18日在湖南省韶山市举办。上图为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吴恩柏。

  我们刚刚听到天津大学[微博]120年,也听到了哈佛大学600年,而香港地狭人稠,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人——700万人,那么香港科技大学要生存,就必须求新求变,这就是创新创业本质,香港科技大学建校至今只有25年,学校非常的新,位于美丽的清水湾海。这25年,香港科技大学从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大学,变成(上个月)QS世界排名第28位的大学,并一向在全世界新兴大学里面名列前茅。但排名不是重点,重点的是我们要看到一个大学如何从默默无闻,然后在老师们筚路蓝缕,在学生们勤勤恳恳,在校友们努力不懈的情形之下,把香港科技大学打造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香港科技大学的使命非常的简单,一是要力争做全世界一流的研究,二是要对我们所在的环境做出贡献。在国际上创造我们的名声就牵扯到我们要做全世界第一流的研究,因此我们的老师们、学生们都被要求、被期望能够在全世界最好的杂志上面插旗,能够发表最好的文章。另一方面我们对于学生和教学,也做了非常多的安排,我们有非常完备的跨领域的教学,我们的学生有最大自由度去选他所想要上的课,他甚至可以设计在大学四年里想要的学程,这些我们都可以帮他做到。在自由的学习气氛底下,我们谈到如何对我们所在的社会、我们的环境做出贡献。那么做出社会的贡献,首先是我们毕业生必须是有诚信正直的能力,即英文所说的integrity,如果没有integrity,那么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其次是这么多年学生在校园里面学到的东西,他要扎扎实实学到以后,要努力贡献给企业,贡献给社会。最后是经济上的贡献,就是不止是创新创业还要创富,我认为创富是必然的结果,如果你可以做创新创业,自然你的财富会来,如果你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那么自然你就会财富得来,这就是互赢互利。

  香港科技大学在首席副校长下有两个部分,一是做研究、教学,二是做知识转移。而知识转移有一个专门的知识转移中心,即所有产业化透过一个学校的专属公司来做,这样学校保持非常单纯,也就是我们的老师做研究,所有牵扯到商业的行为我们透过这个公司来完成,这是清水湾总校区做的事情。我们在内地有三个校区,最左边是广州市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这是我们最大的技术研究和开发的平台,我们大概有160位教授和专职研究人员在几个不同领域里面去做努力。第二个是深圳研究院,我们跟深圳市政府长期以来有互动关系,我们希望在中国最具竞争力的城市来进行合作。第三个是佛山市技术研究开发中心,这是以任务为导向的研究开发,以上是我们在知识转移上布的局。

  我们香港科技大学在互联网的时代建立一个平台,我们希望将来各位不管任何人进到香港科技大学,当你想知道知识转移和创新创业你都可以在一个互联网平台上面找到,第二个部分是建立生态系统,生态系统除了学生、教授以及我们的所有职员以外,最重要是的以我们的校友为伙伴,透过校友我们能够连接到外面非常重要的资源,这个资源包括人才、资金、相互伙伴依存的关系和商业模式。而我们所有的服务都采取商业化,我们只做增值的服务,如果我们做不好,我们就请外面的公司给我们做,第三个,我们不只在清水湾的总校区,我们在内地三个校区都会做一个非常连贯的活动。

  香港科技大学技术转移跟创业的途径这个部分分成两个横轴:一是技术转移。也就是说如何把香港科技大学的技术通过不同的途径转移到企业和生产线上面,使企业透过跟香港科技大学的合作,让他的产品在市场上有更大的份额,使技术有更多专利的保障,这是最重要的目的。这个目的透过四个学院一起来合作,通过资金来创造,可以让老师们做不同的层面。因此,技术转移中心扮演一个亦步亦趋、亦师亦友亦伙伴的角色,因为老师或者学生,他专注的是怎么样做世界第一流的研究,但却不熟怎么做应用研究。那么应用研究跟学术研究不同的就是应用研究要倒过来看,要分析市场底下该怎么定产品的规格,或者是定解决方案的内容,跟着要做竞争者分析,也要做专利的布局、发展的策略,因此需要非常专注,这些东西都需要技术转移中心同仁们跟老师一起来合作,做完以后在最右边进行产业化。这三个环节任何时候,如果老师、学生们有兴趣就到下一个环节,这就是创业,这个创业有培训,有比赛、孵化,不管是在清水湾校区还是其他地方,我们的校友们已经创立了几百家不同的公司。

  香港科技大学还成立了创业中心,中心主要是提供创新创业的培训,促进创新的思维,这个思维很重要,即我们希望在校园里面,尤其是对学生们,要培养他一个创新的文化。为什么这个创新的文化很重要?因为我们并不是在意学生毕业以后,就立即期望他去开办公司,而是希望他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职场生涯里面,他带着创新的思维、创新的文化、创新的种子,不管是在公司、政府单位、各种机构,他都有这个创 新文化 的思维和种子,使得某一天他会去对他所在的环境产生一些影响,也有可能是在公司制度、公司文化、公司执行方式、公司的策略进行创新,这是香港科技大学创业中心希望能做到,因此我们有很多训练营和很多比赛,也有导师系统,这个非常重要,而且我们希望将来可以跟中科招商这个平台来合作,因为我们的老师也不够。

  而对于文化的培育中,我们分为五个阶段,就是对每一个学生,不管是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还是外校的学生或者是校友,他可以进来学怎样去做创新,因为创新本身是一门学问,怎么样能够透过上课、讨论来学习做创新;第二个就是对于所需要的工具,包含着市场的结构、融资规划、科技库等等;第三个是比赛,第一阶段比赛是对于每一个学生个人的一个表达的比赛,在这个过程里面因为做了这样的比赛就会认识不同环境、背景的人,在这个过程之后就开始组团队,之后进行辅导,进行辅导之后香港科技大学提供百万奖金创业比赛,同时我们在今年开始会办一个投资的论坛,这个论坛会集结学生做创业的运营书的发表,老师们做技术的发表,然后我们邀请校友们、天使投资人、VC等等进来跟我们交流,去共同寻找机会,最终我们当然希望完成这些阶段以后,学生可以继续往前走。

  我们刚才谈到百万创新比赛,我们其实要求的标准是非常低的。我们在2010年已经开始实施,到目前已经实施五年了,每年大概有100到150个团队增加,最终有15位进行终选,在半决赛的时候老师们做选择,在最后的时候就是请专家进行风险投资,另外我们香港科技大学对于新创公司,尤其是校友的新创公司,如果他希望能够和香港科技大学产生连接,用香港科技大学的名,我们经过审核以后可以让他们进来,香港科技大学可以提供场地,他们在名片上可以刻有香港科技大学的名字,条件是他们要付3%的股权给香港科技大学,3%其实非常少,因为在新创企业的时候,通常资本是非常少的。过去我们有110个申请,基本上接受了55家,另外一个部分就是香港创新科技署,就是香港政府对每一个大学提供400万港币的新创资金,每一个新创公司可以进来申请,申请到了以后他们可以用这个资金来进行产品雏形的开发,好处就是避免股权过早被稀释化,也就是用政府的力量来保障学生们、老师们新创的成果。

  另外部分当我们谈到知识转移的时候,就是专利库,香港科技大学的专利并不多,我们在25年来,大概有接近2000个专利的申请,重要的是我们的商业化的比例高达30%,这是非常高的一个数字,这代表着我们的专利实际上是非常坚固到实用性的,我们也很努力希望把我们的专业进行产业化。第二个数字是我们专利批准率,因为在美国的专利局,一般美国发明专利批准大概是45%,香港科技大学高达81%,这代表其实我们对专利的准备、申请、审核、答辩以及对于专利分析是非常用心的。

  从外界眼光,尤其是从媒体眼光来看香港科技大学的创业家,在香港的报纸、内地的报纸,国际上的报道很多都有香港科技大学创新团队创新公司的故事。其中就有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这一家公司不止是香港科技大学引以为傲的公司,同时他也是体现了对社会的使命,就是对社会做出了贡献,这一家公司在2006年成立,是由内地的本科生来香港科技大学念硕士,跟着他老师做无人机的开发,首先是无人机飞行控制技术,另外是自拍器上面的光学手动技术。为什么要谈这两个东西呢?刚刚也提过了,就是当我们谈创新的时候,我们常常需要跨领域的创新,这是一个典型的把两项技术结合在一项产品上面,扩张在原来不存在的蓝海上面,在这个蓝海上面可以任意遨游,遨游的成果是他在全世界占有70%无人机的市场,另外他如果不是唯一,也是一个极少数内地公司却可以在国际市场上面遨游,而不是借着国内市场各种保障来生存的企业,他完全是技术和经营模式的创新产生的蓝海,同时他不止是在经济上产生的贡献,他在四川地震期间被用来做空间扫描,帮助政府去评估损失的部分,同时制定四川汶川地震之后的援助计划,而且他也是中国唯一被《经济学人》被登载的创新公司,最后我们看他创富,这个公司目前市值是已经超过了100亿美金。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