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异地中考新政对随迁子女门槛高 职校发展堪

北京异地中考新政对随迁子女门槛高 职校发展堪

时间:2020-03-24 05:2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北京中考新政设置的过高门槛导致教育需求与教育提供者之间存在严重的扭曲与错位,这说明政策应该进行及时的调整与完善。”

标题:中考新政,职校围城

北京中考新政设置的过高门槛导致教育需求与教育提供者之间存在严重的扭曲与错位,这说明政策应该进行及时的调整与完善。

本刊记者 陈沙沙 郭鹏

如果6月份成人中专办学许可没拿到的话,140多名教师对应50多名学生,让我们怎么安排课时? 回忆起2013年招生的 惊险 ,北京现代职业学校(以下简称 现代职业 )合作办学办公室主任武舒军仍感后怕。

现代职业是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2013年仅招生210余人(含成人中专学生),未完成北京市东城区教委统筹安排的230人计划招生底线。

生源骤减 的现实,印证了此前武舒军对今年招生情况的担忧。今年6月初,武舒军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北京市 异地中考 新政,将会抬高职高学校的就学门槛,极大影响在京职高学校的发展。

准入门槛

8月底招生数据就统计出来了,今年凡是不符合随迁子女资格认定的初三应届毕业生,及不参加北京市中考的学生,就不能参加北京职高学校录取。

据武舒军介绍,往年现代职业招生人数至少在350人以上,而今只有70多人符合 新政 要求,而真正到校就读的仅50余人。 这50余名学生几乎都是京籍学生,非京籍学生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他口中的 新政 ,具体指从2013年起,凡进城务工人员持有有效北京市居住证明、有合法稳定的住所、合法稳定职业已满3年、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已满3年、其随迁子女具有北京市学籍且已在北京市连续就读初中3年学习年限的,可以参加北京市中等职业学校的考试录取。

换言之,按照这项俗称为 四个3 的 异地中考 新政,非京籍学生只有获得随迁子女资格认定后,才可以报考北京市中等职业学校。如果条件不能满足,考生则需要申请中考借考,自行联系学校。然而,借考考生在京并不能获得正式学籍,只能以借读身份就读。

在我就职的学校,不夸张地说,(学生家长)100%不符合社保条件。公立学校非京籍学生符合条件的也是少数。 谈到中职学校的入学门槛,北京市平西府弘立打工子弟学校教师董玉国颇为气愤。

今年四五月份,他一直骑着电瓶车穿梭在各个中职学校间,为3名想拥有 一技之长 的学生寻一张职高课桌。

咨询过北京市城市建设学院、北京市财会职业学校等职业学校后,董玉国认为异地中考准入门槛严苛,农民工子女唯有失望。 学校都说即使入学也没有学籍,所以都不敢招。

生源滑坡

符合政策规定的往往是条件较好的家庭,他们的孩子基本不会选择上职业学校。很多条件不好的打工子弟恰恰是就读职业学校的主力。 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卫宏曾对北京市中职学校进行过系统调研,在 新政 颁布之初,他就向《民生周刊》记者表示过自己的隐忧。

虽然今年通过随迁子女认定的确切数据无法掌握,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教委曾在5月初公布, 今年约有3000名随迁人员子女报名在京考中职,相关部门会对提出申请的考生进行资格审查。

对此,卫宏从毕业生数量角度进行了分析。按照北京市教委的统计数据,今年初三毕业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约有1.7万人。即使其中3000人能够通过 随迁子女资格认定 全部就读职高,还剩下1.4万人。

除去少部分学生回老家升学、成人中专或技校解决一部分就学问题,那么至少也有1万名学生因为中职招生限制而无法进入职业学校。

《民生周刊》记者于今年4月份了解到,北京各区县成功通过 随迁子女资格认定 的非京籍学生比例并不高。一位接近教育系统的专家曾透露,在北京城南一个区,当时毕业的2000多名随迁子女中,能够通过异地中考资格审核的仅70多人。

2013年,职业学校通过中考录取随迁子女数量的减少,直接导致今年职高学校生源出现大面积滑坡。 12月中旬,卫宏通过调研证实了自己当初的判断。南部某区属职业高中实际招生66人,实际报到40人,与去年实际招生1200人相比,招收人数下降了96%;北部一区属职业高中今年实际招生485人,比上年实际招生1600人下降69%。

为了自救,很多学校采取申请成人中专招生的方式补充生源。据武舒军介绍,现代职业2013年招收的210余人中,除50名通过中考录取外,其余150多名非京籍学生则是通过成人中专的渠道入学。 只有学费不一样,成人中专按规定是要收费的,而今年职高学生基本减免了学费。

多重困境

我们是公办学校,教学设施设备都是最好的,而且国家对职高学费有减免政策,最适合打工子弟学生就读。如今没有学生来学习,真是太可惜了。

武舒军负责学校招生就业已有23年,经历了北京市中等职业学校从90年代后期的巅峰到2000年后大规模的调整合并。今年 生源骤降 的困境,是令他感觉压力最大的一次。

自1998年开始高中、大学扩招后,职高学校的生源就开始大量流失。目前,现代职业学校正处于北京校区学生不足千人、南校区几近空置的尴尬境地。

6月中下旬,成人中专办学许可终于下来了,但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招生时间。 武舒军介绍,该校电子商务、物流服务与管理等专业已获得了中专招生资质,而部分职业学校还未获得成人中专办学资质,今年生存更加堪忧。

然而,就目前来看,成人中专的招生资质并没有改善现代职业的生源危机。

多年来,为了扩大生源,武舒军跑遍了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同时,他所在的现代职高,也和北京其它中职学校一道,早在10年前就开始了 合作办学 ,通过 2+1 的合作办学模式,在当地培养学生两年,第三年转入北京学籍并安排在京学习、实习。

北京现代在13个城市发展了40个合作学校,截止去年共培养了1700多名学生,但目前该校已很难延续合作办学模式。

据《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多数北京职业学校无法继续开展 合作办学 的主要原因,一是在于地方中职学籍与北京成人中专学籍相互转化上存在困难,二是职高与成人中专收费标准差距较大。

如果学籍不是合作内容之一的话,当地学校也没有积极性。 武舒军说。为了改善2014年招生情况,该校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对非京籍学生可以就读成人中专的宣传上。

卫宏认为,北京中考新政设置的过高门槛导致教育需求与教育提供者之间存在严重的扭曲与错位,这说明政策应该进行及时的调整与完善。

一方面,针对今年成人中专普遍招收初三毕业生的现象,需要在学籍注册、毕业资格、学费补助方面提供优惠政策或绿色通道;另一方面,明年招生需要降低门槛,应该取消目前政策所规定的 父母三年社保 的条件。 卫宏说。